21世纪教育网,面向全国的中小学学教师、家长交流平台

2022年10月份国旗下演讲稿:《读书方能力破“万卷”,热爱可抵岁月漫长》

日期:2022-7-18 17:01 阅读:100+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老师们,亲爱的同学们:

大家早上好!我今天的演讲题目是——读书方能力破“万卷”,热爱可抵岁月漫长》。

每次听到老师们分享自己的读书经历,特别是讲到从小就有读书的家庭氛围,自小就热爱阅读时,我都由衷感到敬佩,因为这些我都没有。小时候我更喜欢玩,更喜欢小院旁边的那棵巨大的梧桐树开满繁花的样子,更喜欢在小院背后那片竹林里肆意穿梭,扳竹笋,捉竹笋虫,更喜欢和我的小伙伴们在山坡上放风筝,滑草。那时的我,不喜欢阅读,没有兴趣,也读得很少。

中学时的我,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爱上阅读,比起阅读,我更喜欢多解几道数学题目。当然,我也为自己的不爱阅读付出了惨重代价。每次考试,我从来不会对语文,特别是作文有什么期待,因为作文总是只有42分,当然总分是60分,如若有一次破天荒地得了45分以上,那只有两种可能:我当天的运气爆棚,或者老师绝对是在同情我。我特别佩服那些整天手里都拿着书籍的同学,也特别羡慕那些作文能被拿出来当范文的同学,如果能被老师当着全班同学面读出来,那更是顶厉害的人物了,这些离我遥远。所以我的高考在数学将近150分满分而语文只有堪堪120分中结束,我也与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,最终考入了北师大汉语言文学专业。是的,文学专业,感觉命运像似与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,我大学四年的专业学习甚至是以后的职业生涯,都不得不和文学打交道了。同学们,我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反面教材。在沮丧中,我开始了大学生涯。

所有的开始,源自我的第一次家教经历。大一开学没多久我找到一份帮三年级小朋友上课的工作。这位小朋友的父母都是北航的教授,平时工作繁忙。他们提出想让我给孩子讲讲《论语》,刚得知工作内容时,我的内心是拒绝的。当我委婉地提出我其实可以教教数学的时候,他们告诉我数学英语这些其它科目,不用我操心,因为小朋友都是跟着他们的研究生学习的。直到这时,我才真正明白,我是和我的专业——文学彻底挂上了勾,这将是别人对我的第一个认识,我避无可避。我要去读《论语》,我该怎么读《论语》?我又该怎么去向一位三年级的小朋友讲述《论语》?这些成为了我那接下来一周苦思冥想的问题。也是从那时起,我读《论语》,读《老子》,读《庄子》……然后发现曾经的我几乎一无所知。

我们因为无知而去阅读,而我们越阅读,我们越承认自己是无知的,就是苏格拉底所说的承认自己的无知乃是开启智慧的大门。我在大学时,才迟迟地打开了这扇门。德国作家赫尔曼·黑塞说:“世界上任何书籍都不能带给你好运,但是它们能让你悄悄成为你自己。”大学的四年,是充实、有趣又快乐的四年,我在这四年找到我的热爱,也走上了与我预想完全不同的道路。

我喜欢上了《东方文学史》和《比较文学概论》课,教授上课常常是四个小时都不停歇。在这两节课上,我喜欢上了日本文学和希腊、印度的神话传说。于是,我开始读川端康成开始看村上春树夏目漱石渡边淳一太宰治,常常是驻扎在图书馆日本文学分类的旁边,从文学大家的代表作到一些不甚有名作家的短篇,直到看到尽兴为止。因为喜欢希腊和印度的神话,我在图书馆找到相关的书籍,并将它们与中国的神话体系比较着阅读,一边惊奇,一边感叹。

我喜欢上了《古代诗歌选读》课,上课的教授是一位快80岁的德高望重的老人,听之前的学生说他是启功先生去世后北师大的国宝级人物。上课时,文学院将近300名学生挤在一起。教授头发全白,鼻梁上挂着一副眼镜,讲课时会不时地扶一扶。他讲课的音量不高,甚至有些虚弱,语调慢悠悠的,在我在下面听着课,时常要屏息凝神才能听得清楚。讲到他喜欢的地方,声调会不自觉地上扬,语气急促起来,还会悠哉悠哉地摇动自己的右手。他最喜欢讲唐诗和宋词,从初唐四杰讲到韩柳,从李白杜甫讲到白居易李商隐杜牧,从三苏讲到陆游辛弃疾,从诗词到诗人,从读诗到写诗。从那时起,我也爱上了读古诗,没事的时候也会写上那么几首。

我喜欢上了读现当代散文小说,从鲁迅、周作人到郁达夫、沈从文,到梁晓声、汪曾祺,莫言、季羡林。我还喜欢上了康震的《古代文学史》课,喜欢到艺术传媒学院去旁听于丹讲《论语》,去经管学院蹭一蹭《微观经济学》。大学四年,课堂基本是没有课本的,课上听老师讲,课下就去阅读老师课上提到或者推荐的无数书目。学校内有两间书店,常常是满足不了阅读需求的,因此课余时间时常跑到学校东门对面街上,那条街上有多的书店,往往是地上和地下两层,书或买回来或直接在书店阅读。而一些古籍或经典,就需要去探索学校图书馆。

知识浩瀚如烟海,阅读越多越是明白:这个世界不缺聪明的人,这个世界缺的是有智慧的人。聪明人不一定有智慧,一个智慧的人一定是一个谦卑的人,承认自己的无知。你越阅读你越站在人类知识的巅峰,你望尽天涯路,你才会发现我其实是如此的渺小。

大学四年,我还是喜欢玩,在北京的各个胡同里走街串巷,看民俗品美食,从地坛到天坛,从什刹海到大栅栏,从圆明园到颐和园,从三环玩到五环,从北京游到周边。但我更热爱阅读,从书中我看到了更为广阔的天空,感受到了更为深邃的思想,欣受到了千姿百态的美好和真实,而这些是用我的脚步和目光无法全部丈量和触及的。但是书可以。书对人类心性的滋养和人类社会的进步做出了长期贡献。阅读也成为了我生活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,每次阅读,走进书本的同时,内心是宁静又炽热的。宁静,因为思绪远离了喧嚣;炽热,因为内心的真挚热爱。

作家梁晓声在文章《一树一树的花开》中这样写道:现在几乎没有文盲青年了,学历高的青年比比皆是。我想,年轻的、有知识的、自己读过书的父母们,在孩子3岁生日那天,应送给孩子一份特殊的礼物——用彩纸包着,扎着漂亮的丝带,由孩子打开;当童书呈现时,郑重地向孩子宣布,从这一天起,父母轮流为孩子读书的亲子阅读开始了。还要为看童书的孩子拍下纪念照,对他说:“你看书的样子很美!

我常常思考:现在作为一名老师,我又可以做什么呢?

2月底的时候,我曾经的学生到学校来看我,因为同有在北京上学的经历,我们彼此交流了一些我们记忆中的交叉回忆。分别之时,我告诉她:多去图书馆,多读书。她认真地点头回答我:会的。这就是我以老师的身份,离别之时最想告诉她的话了:你要多读书。我也会告诉我所有的学生,要热爱阅读,唯有热爱才是我们阅读的心理基石。多多阅读,读有用的书,读自己喜欢的书。

不论我们以什么样的身份,父母或者老师,当我们如此这般参与阅读这一优良传统的守望、爱护与继承,不亦乐乎?让那“一树一树的花开”成为人类社会之恒久的风景,不亦贡献乎?

近期刷微博时,我还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:内卷太严重了怎么办?下面不少的评论都是“躺平”、“摆烂”,我也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回答:读书!因为读书破万卷,读书也可以破“万卷”,包括内卷的卷。路遥在《平凡的世界》中这样写道:不管怎样,千万不能放弃读书!我生怕我过几年再见到你的时候,你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满嘴说的都是吃;肩膀上搭着个褡裢,在石圪节街上瞅着买个便宜猪娃;为几报柴禾或者一颗鸡蛋,和邻居打得头破血流……

是的,我们不能放弃读书!4.23日是世界读书日,相信不少同学都买了很多的书籍。买书不是为了翻开里面的内容,书就是堆苍白的纸张,书籍的生命是被阅读唤醒的。拒绝“躺平”,拒绝“摆烂”,阅读经典,让我们尽情地卷起来,让我们带着热爱,开启我们的阅读之路,智慧之门。

Tags:2022年,10月份,旗下,演讲稿,读书方能力破“万卷”,热爱可抵岁月漫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