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,[登录][注册] (您的IP:54.224.133.152)

您现在的位置: 资讯   学科教育   政治论文 

论中东民族主义民族主义
2013-12-4 09:22 |  发布人: SarahDeng |  阅读: 5457 | 
【内容提要】本文从政治现代化视野研究中东民族主义,主要是凯末尔主义和纳赛尔主义。作者 认为:“六大主义”组成的凯末尔主义,是土耳其的政治现代化理论,在它的指导下土耳其政治现代化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;纳赛尔主义由埃及民族主义、阿拉伯民 族主义和阿拉伯社会主义组成,其核心是民族主义。它是1971年之前的埃及政治生活的指导原则,对埃及政治现代化的影响十分巨大。
    【 正 文 】
    自 从人类开始有了现代的追求以后,民族主义便与现代化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民族主义包括传统民族主义和近代民族主义。从严格意义上说,只有近代民族主义才是真正 的、完全意义上的民族主义。它作为一种近代兴起的世界性思潮,是随着欧美资产阶级民族运动的兴起而发展起来的。在近代史上,曾出现过以反对民族压迫为内容 的和以反对封建压迫为内容的两种思潮。前者以建立资产阶级民族独立国家为目标,如北美独立战争;后者以建立资产阶级民主国家为目标而以反对封建压迫为其思 想旗帜,如17、18世纪英、法的革命。但无论那种思潮,其实质都是以建立民族国家并以此保证资本主义的发展为主要目标。与原生民族主义思潮既有联系又有 区别的是后起的民族主义,即新兴民族国家的民族主义,这是当代资本主义思潮的重要组成部分,它包括近现代在中东流行的各种民族主义。
    中东 各种类型的民族主义作为一支相对独立的社会政治思想和实践运动,在20世纪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,是影响中东历史进程的最为活跃、最为持久的因素之一,是 塑造中东面貌的主要力量之一。它的目标是争取民族独立,建立独立的民族国家,接受以共同历史、文化、语言、地域联系作为认同的基础,而不强调以宗教作为认 同的纽带。在中东流行的各种民族主义中,本文将主要剖析凯末尔主义和纳赛尔主义。
    一、凯末尔主义
    凯末尔主义,在土耳其国 内通常称阿塔图尔克主义,是土耳其民族资产阶级的理论学说和思想体系。它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土耳其国家中孕育、在反帝的民族革命战争中逐步形成,并在一 系列政治和社会改革中丰富和发展起来的。从时间上看,它的形成经过了从1919年到1937年这18年的历程。1931年4—5月,凯末尔提出了六条被称 为有根本意义的原则,并据此制定了土耳其共和人民党党章、党徽。这六条原则是:共和、民族、世俗、平民、国家主义、革命主义。1937年2 月把六条原则 归纳和升华为六大主义,并写进新宪法第二条,既共和主义、民族主义、平民主义、革命主义、世俗主义和国家主义。这六大主义一直是土耳其政府制定政策的理论 基础和指导思想,是土耳其共和国的官方政治意识形态。六大主义的前五项,是土耳其现代政治结构的理论基础,而国家主义则是土耳其经济现代化的指导原则。
    1. 共和主义 “共和主义”的中心内容是民族国家的构建和民主制度的建设,这是政治现代化进程的一项根本要求和本质内容。凯末尔的共和主义由以下要素组成:首 先,政体的共和制。早在1907年,凯末尔就提出:“素丹的职位必须废除,国家的机构应由同等的成员组成。”(注:周青、晨凡、陈友文主编:《当代东方政 治思潮》,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,第670页。)十余年后, 他又向大国民议会提出关于成立政府的动议,要求政府不以素丹为首,不是素丹的派出机 关,要从议会中选出来,实际上,他要建立的政府,是共和制国家的政府,不过当时他从策略上考虑,未使用共和国名称。(注:参见(土)卡密尔·苏《土耳其共 和国史》(杨兆钧译),云南大学1978年版,第68-69页。)1923年10月29日,大国民议会在凯末尔指导下投票赞成宣布“土耳其国家的政府形式 为共和国”。(注:西·内·费希尔:《中东史》(下册),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,第502页。)其次,政府的民族性。1921 年凯末尔在讲话中指出, 我们的政府不是民主制政府,也不是社会主义政府,而是唯一能体现民族主权与民族意志的政府。第三,国家的人民性。他曾说,新土耳其国家是大众的国家或人民 的国家。第四,权力来自政府自身。凯末尔认为新土耳其是采用权力直接来自本身的政府。第五,“主权建立在实力之上”(注:《土耳其共和国史》,第37 页。)。凯末尔力主废除素丹制,提出“实力说”。他指出:“主权是通过实力、威力、甚至是通过暴力获得的。”(注:安·菲·米列尔:《土耳其现代简明 史》,生活·读书·新知三联书店1973年版,第235页。 )以上五点与传统的旧王朝体系根本不同,因为它要摧毁君主制度本身,并代之以共和制;与前政 权相比,它较多地体现了民族的、人民的意志和利益;它不搞改良,而诉诸武装斗争和暴力,即注重“实力”。
    2.民族主义 “民族主义”内涵 十分丰富。首先,它强调建立一个以在土耳其的土耳其民族为基础的地域性民族国家,并主张忠于土耳其,而不是忠于宗教和王朝。1921年12月1日, 凯末 尔声明:“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决定建立以土耳其民族为基础的地域性民族国家,……正是为了保全生命和独立……我们没有为大伊斯兰主义而效劳……我们没有为大 都兰主义效劳……”(注:伯纳德·刘易斯:《现代土耳其的兴起》,商务印书馆1982年版,第372页。)其次,认为民族独立、 主权和自由是天赋的、合 法合理的,是首要任务。凯末尔早在1919年5月16 日就指出“面对这种情况(按指国家即将被瓜分的危机)存在的唯一决策:那也只有基于维护国家主权, 无条件地独立和建立一个新土耳其。”“土耳其人的本质与荣誉和能力是极其高尚和伟大的。这样一个民族,如果当俘虏,我国的子孙就要毁灭。因此,或是独立或 是死亡!……”(注:《土耳其共和国史》第9页。)为了独立、自由、主权, 必然坚决反对帝国主义的干涉、侵略和占领,并采取一切方式,直至武装斗争,用 民族的鲜血,浇开民族自由、独立之花。第三,大力培养和提高土耳其民族意识。强调土耳其民族具有聪明才智和创造能力,在世界古代文明中起过重要作用,做出 重大贡献;倡导学习、研究和宣传土耳其的历史,并循着清除外来语和纯洁本族文字的道路进行土耳其文字改革,千方百计增强土耳其民族意识和创造力。他在 1924年于杜姆卢波纳尔发表讲话指出:“我们民族的目标,我们民族的理想,是按世界的标准,成为一个文明的社会集体。”第四,承认民族自决权。首先,他 极力争取土耳其民族的自由权,1919年7月9日,凯末尔对英国代表团团长罗林森说:我们“被迫采取正当的防卫措施,以武力反抗武力干涉,并一定要实现民 族自决。”其次,他也支持奥斯曼帝国各民族争取自决权的斗争,不仅表现在坚决放弃大伊斯兰主义、大都兰主义,而且他在1919年曾指出:“我们在叙利亚、 伊拉克、也门以及整个东方的兄弟们正在为维护其生存,为获得其在边界内的独立而斗争,在穆斯林世界来说,这些部分的穆斯林取得独立是多么高兴啊!”(注: 以上引文分见《土耳其共和国史》第208、50页;《当代东方政治思潮》第675页。)1920年,凯末尔对其主张的民族主义的性质作出明确表示,他说: “我们的民族主义是我们尊重一切同我们合作的民族的民族主义。我们承认他们的民族要求,无论如何,我们的民族主义肯定不是利己主义或骄傲自大的民族主 义。”(注:?兜贝??秸?嗡汲薄返?76页。)
    3.平民主义 “平民主义”,也有人称其为“人民主义”、“民粹主义”。首先,强调人民 主权。凯末尔强调指出:“我们最强大之处,是我们有安全上的后盾,我们的民族,感觉到国家的主权的重要,并且在实质上,主权已交给全国人民。人民会把我们 的主权,加以掌握。这在事实上已经得到证明了。”(注:《土耳其共和国史》第177页。 )其次,人民平等。凯末尔否认土耳其有阶级存在,坚持所有的人都 享有权利与权威,这一主张在1924年的宪法中得到了体现。第三,人民都要工作。凯末尔指出:“‘平民主义’是将社会秩序建立在工作和权利基础上的一种社 会学说。”(注:《当代东方政治思潮》第676页。 )因此,所有人都要工作,凡是人民都要工作,也是平民主义的一个重要内容。
    4.国家 主义 “国家主义”意指政府积极指导和参与经济活动。它是1929年提出的,其理论的支点是由国家干预经济。1937年2月5日,共和人民党对国家主义以 3135号法形式公布,并作了解释:“在经济和制造业领域里,私人投资感到困难时,则以国家经营形式及更大力量来从事。即在允许私人资本经营的同时,凡关 系到公共生活及国家的和更高的利益所及的行业,则由国家经营之。”(注:杨兆钧:《土耳其现代史》,云南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,第107页。 )凯末尔 的国家主义与自由放任主义相对应,“它是由土耳其自身需要所产生的制度,是土耳其所特有的制度。”凯末尔的“国家主义”,实际上具有社会主义因素的“国家 资本主义”。
    5.世俗主义 “世俗主义”主要强调宗教与政治分离、宗教与司法分离、宗教与教育分离,宗教仅是私人信仰问题。早在1907 年,凯末尔就提出“宗教事务应与国家事务分开”,反对宗教干预政治事务。1924年3月,他支持大国民议会的决定,废除哈里发制度和沙里亚法。 同年又将 全部宗教学校停办。当然,凯末尔并不是要消灭宗教,而是让宗教具有在一个现代西方民族国家那种作用。
    6.革命主义 “革命主义”,也有人称为“改革主义”。强调捍卫革命原则,提倡改革,反对盲目保守、满足现状和听天由命,反对停滞和倒退,主张学习现代西方社会的文明,抛弃东方过时的落后的社会文明。
    以 上六项原则或主义组成的凯末尔主义,是有机的统一体,缺一不可。共和主义是关于国家和政府的理论,是基础,是核心,是第一位的;民族主义主要强调国家的民 族性,但是,不建设一个现代政府,也就不会出现一个现代的民族国家;平民主义的落脚点是人民,它是关于人民地位的理论,虽和国家、政府有关,但主要讲人 民;国家主义重点在经济,但经济不能离开政治,特别是它突出国家在经济领域的作用,因此有浓厚的政治色彩;世俗主义讲宗教与国家、社会的关系,核心是“三 分离”,这也是从传统走向现代和建立现代国家所必须遵循的一个原则;革命主义,主要讲思想路线,要积极向上。
    凯末尔主义是一个自成体系的 理论,是方针、政策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。由于当时土耳其民族资产阶级是革命的阶级,因此代表这个阶级的理论——凯末尔主义,也是一个革命的理论。它指导 了土耳其民族资产阶级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主革命,并为后来的改革提供了理论保障。同时它也是一个政治现代化理论,在它的指导下,土耳其政治现代化取 得了突破性的进展。但是,凯末尔主义也有局限性,它虽讲人民平等,实际上作为人民主体的工人、农民的地位仍然十分低下,他们所得到的自由权利,仍十分有 限;它虽然承认民族自决,但对其国内的库尔德人长期不承认其为一个民族。总之,这种理论具有不彻底性。
12
投稿 付款 审核 发表 邮递样刊
在线投稿
 
顶部